Friday, February 18, 2011

Alan Yiu Tiong-Chai 姚忠在变成老阿伯

姚忠在于1969年毕业于公教高中二。就职于航空公司,经常写作,发表于各报章杂志。以下是发表于联合早报的老年感想。(2011年2月18日)
___________________

2011年2月18日,星期五,我终于60岁,变成老阿伯。

60岁衰老的脸,60岁退化的脑袋,使我越来越减分,忘记关门,忘记关灯,忘记关电视,是近年常有的事,朋友说“你这个糊涂蛋,别忘了穿裤上街!”

这点我肯定不会忘记,外祖母在家教我规矩,老师在学校教我礼貌,他们教导有方,使我终生得益,妈妈教我唱的《小小洞房》《孤儿乐园》《妈妈好》我也牢牢记住,她的嗓子那么动听,不灌录唱片传世,真是可惜。

妈妈为我主持过一次生日会,那年我九岁,满脸天真,她订了个漂亮的蛋糕,摆满一桌子的甜品美食,被盛情邀请的邻居小朋友们,笑嘻嘻闹哄哄,一唱完生日歌曲就吵着要吃,外祖母及妈妈为了伺候他们,忙得天翻地覆,那是我一生人中,最快乐单纯的生日,谢谢妈妈和外祖母。

往后的生日,逐渐失去了单纯性,脑袋随着人的成长,越变越复杂,举例说某些机构,因为我有被利用价值,所以要为我庆祝生日,跟我结交为“商业良朋”,把我好好的利用,榨到干绞到尽。

又譬如说,那朵“出墙肥杏”为我庆祝生日,以分散其出墙的注意力。

更复杂的,如果我是二战时的欧洲要人,希特勒为我庆祝生日,准是想贱价收购我的资源,运去德国制造攻击性武器,攻打自由欧洲。

随着人的长大,四周环境的改变,原本单纯的生日,越变越复杂,人原本单纯的心思,不也如此?心思在影响及需求之下,越变越混浊不清,跟人脸的变化一样,婴孩刚诞生时,细皮肉滑,脸色红润。中年之后,脸部酝酿着复杂动机。成为公公婆婆后,全脸的皱纹乱成一团,外人无法从沉默的老人脸上,猜测得出他们在想什么,满怀好意还是满怀恶意,老人太复杂了哟!

我常回去公教小学及中学,虽然学校已经搬迁,但我喜欢在旧的环境中,感觉童年及少年时的单纯,我们的同学交往至今,当他们知道我失去工作,生活困难,面对肝癌危险时,还出力帮助我生存,我衷心感激他们,没想到一把年纪,还感觉得到那份单纯,他们也在合力照顾张世典校长,大家都尊敬他深爱他。

60岁咯,希望我这只老兔子,能多写创意性的文字。
.

1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