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December 21, 2010

谢佳霖 Steve Seah Kah-Leng

谢佳霖 Steve Seah Kah-Leng
校友谢佳霖(1976年中四)于12月12日刊登于联合早报的访谈中把手术与艺术联系。以下是访谈的内容。

很多跟著名眼科医生谢佳霖第一次见面的人,都觉得他外表比实际岁数年轻,怎么看都不像刚年过半百的中年人。今年50岁的他,虽然是经验老到的眼科医生,但是却充满设计天分,曾为乌节路一带的豪华公寓设计示范单位,更是跑车爱好者,家里经常更换跑车款。


从小对跑车情有独钟

在位于Camden Medical Centre的诊所访问他,一头打理得时髦的浓密头发,西装笔挺,说起话来滔滔不绝。他并不掩饰自己喜爱跑车,大方地分享从服兵役后就开始存钱买跑车的嗜好。

他说:“我从小就对跑车情有独钟,爸爸妈妈不爱这些东西,但是哥哥和姐姐驾的车款是意大利车飞霞(Fiat)和丰田Toyota Celica跑车款,在70年代,这已经很具吸引力。”虽然年纪小,无法考车,但是喜爱跑车的苗子已深埋心底。

进入服役年龄,他受训半年后,顺利申请到公共服务委员会(PSC)奖学金,在本地的大学读医科5年。他说:“读完书再回去当兵,当时的薪水是1200元,不用养家,存够钱后买的第一辆车是万事达Mazda 323 GT,属于跑车款,3万元。驾两三年后就卖掉,还赚了几千元。”之后,他买丰田Toyota MR2,正式向玩跑车进军。

谢医生驾过许多不同跑车,如法拉利、保时捷等,但目前家里只留下三辆车子,一辆价格过百万的蓝宝基尼(Lamborghini)Murcielago V12,一辆日产GTR,另一辆是宝马525型家用车。他最常驾到诊所的是日产GTR,“主要是引擎性能非常好,比Lambor还特出,而且价格只有Lambor的三分一,另一原因是声音没那么吵!”

他最喜欢蓝宝基尼跑车。他享受参加蓝宝基尼跑车俱乐部的活动,经常组队到马来西亚跑车。“通常,我们清晨6时出发到柔佛,在那里吃早餐,如牛肉面、印度煎饼等,聊天聚会,来回100多公里,都是由经验丰富的人带路,我们不跑高速公路,而是其他弯曲的小路,中午前回到新加坡,挺好玩的!”他平均每个月参加一次这类活动。

他说:“跑车越玩越难脱身,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,如果你要我拿这么多钱买一辆新的跑车玩,根本付不起,都是用抵价(trade in)的方式,旧的替换新的,这样继续有新款跑车可以驾。”

星期二访问谢医生,他刚从英国回来,他说去那里帮忙打点大儿子(16岁)的寄宿学校(boarding school)事宜。“新加坡的教育制度给学生很多压力,到英国读书比较好,一年多后毕业,回来服兵役,之后再打算是否再回去读大学。”

儿子喜欢跑车吗?

谢医生说:“比我还厉害,他小时候只要看到跑车的防撞杆(Bumper),就可以说出车子的款型,我有时还输他。不过,我可养不起爱玩跑车的孩子,哈哈哈!”本地举行的三次F1夜间赛车,父子都没错过。

引进“四合一”手术

谢佳霖医生行医26年,他形容手术好比艺术一样,要求完美,更要求精准。

谢医生是本地Optimax屈光中心的医务总监,也是新加坡眼科协会卸任主席,是引进这项“四合一”手术的第一个亚洲医生。这种全新的多焦点激光矫正技术PAC,除了近视、远视和散光外,它还能有效地矫正老花眼。

谢医生从1990年至2005年,在新加坡全国眼科中心(SNEC)工作,曾担任中心青光眼研究部门主管多年。之后,他离开中心,加入私人机构,在博燕综合医疗诊所工作。

他说:“这是一家销售保健补品的公司,也设立癌症、心脏、眼科部门,我是在眼科部门工作。当时诊所购买了一台先进的PAC‘多焦度准分子激光原位角膜塑形’仪器,我到法国受训后回新,开始进行这项本地全新的眼科手术。2008年,博燕结束营业,我用30万元左右买下它的眼科部门,然后成立Optimax屈光中心,这是英国和马来西亚集团的公司,为病人提供激光矫正视力和其他眼疾医疗服务。”

谢医生说,以往人们以为激光手术只可解决近视问题,如果同时患有散光和老花,就必须再安排时间另做手术,不仅要多付昂贵手术费,也得花更多时间恢复。

PAC眼科手术源自法国一名医生设计的软件,能通过尼德克准分子激光机(NIDEX Excimer Laser)治疗老花问题;它采用多区域激光切除概念来制造一个“多焦度”角膜,帮助眼球“恢复”其对近物的对焦视力,同时加强观看远物的视力。

这种以激光一次过矫正四种视力问题,只需10分钟,给予病人更大方便。到目前为止,谢医生已进行数千宗这类手术。

免费眼睛检查“巡岛”服务

谢医生经常受邀到国内外进行讲座,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在新加坡筹办2006年“亚太眼科学会大会”(Asia Pacific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Congress),约2500名与会者中包括国内外著名眼科医生和专家等。他说,这是继1990年,本地著名眼科医生林少明教授筹办的“国际眼科大会”(ICO)之后,本地最具规模的国际眼科大会。谢医生说:“当时,我是亚太眼科学会大会的主席,压力很大,很多国家都希望筹办这类国际级的大会,这对提升新加坡的在国际间的医疗地位有帮助,此外也对旅游业有益。”

以前担任眼科协会会长时,谢佳霖医生经常主办义务眼科服务,帮助盲人协会筹款,或是给贫穷人士免费验眼。今年,他开始“巡岛”服务,到工厂区开免费讲座,给予员工免费眼睛检查、测眼压等。他说,一些员工对自己患上眼疾如青光眼等都不知道,对眼睛检查也了解不多。至今,已到本地三四家大型工厂义诊,几千人受惠。

设计示范单位

2007年,吉宝置业推出The Ritz Residences豪华公寓,现改名为The Suites @ Central,每平方英尺约1500元,找了三人设计示范单位,希望在当时经济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,能刺激销售数字。名单中,有谢佳霖的名字。

这个33层楼高的永久地契项目,坐落于德文莎路(Devonshire Road)和圣多马径(St Thomas Walk)的The Suites,是一个拥有157个单位的豪华共管公寓项目。

除了谢佳霖医生之外,其他两人是贺诗(HAACH)总裁Ponz吴敏芳,着重设计属于名媛的口味;另一个是退休银行家。谢佳霖医生说:“我走的是专业人士路线,墙壁是黑色的,家具黑白为主调,配上吊灯等等,大概放了两个月,然后举行party,请受邀人士来参观,帮助推销一下。”那时,谢医生刚好搬家,亲自构思室内设计,因此设计示范单位不是问题。

成绩如何?

“反应很好,大家都觉得设计得不错。不过,发展商没有给我优惠价购买,否则现在就赚大钱了,哈哈哈!”

他说,艺术与设计需要很多创意,但是当眼科医生为病人动手术时,就不能把创意放在里头,它非常讲求精准,差分毫都不行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